外出罰站

喜欢就写,什么都写,没有立场,不讲道理

【全职||叶黄】一度(6)

.6.

黄少天给我下战书的第二天,我如期赴约。

刚见到他那会儿的事儿刚刚跟你说过了,就那么一回事呗,小孩儿,一个人。他说要跟我过过招,无非就是看着老魏的面子全给我了心里就觉得不甘心嘛。

小孩子心气高是好事,这说明受过的灾遇过的难少,要不然就是受过灾难尝过绝望然后变成了个狠角儿。我在知道黄少天的这些过去之前以为他是第一种,可是后来我才知道,他既不是第一种,也不是第二种。

这小孩儿的心气,或许就是他对于这芸芸众生茫茫人间最后的撒娇求爱了。

那天我见黄少天是个小孩儿,虽然没敢低看他,但总觉得脸上有点挂不住,正巧黄少天起身时笑嘻嘻地又用手指摸了摸眼前的果盆,小声地嘀咕真是金贵,于是我就顺水推舟同他说,“功夫是纤毫之争,今天要是打坏了东西,那就算你赢。”

这要是换了老魏,估计直接能抄起果盆往地上砸,可站我对面的是黄少天,我没来由地就是相信年轻人应该没那么猥琐,于是这话说得坦坦荡荡,把后堂里的沐橙都吓了一跳。

结果黄少天那天倒还真给我面子,笑了笑就踱出来,个子不高,但到时很有气势。周围的姑娘全都推开了,一时间堂子里连点动静都没有。我眯着眼睛看他,而他则是乱七八糟地做了个抱拳拱手的样子,接着深吸一口气,一抬手,摆出了个架势来。

我来赴约前,老吴跟我说过,这小孩儿是广东黄家人,人怎么样功夫如何不好说,但黄家的六十四手虽说失传的将近有了半数,但还是不容小觑,要我多多当心。因此我也不急着摆架子,只看着他迈开步子,慢慢逼过来就无声息地退开几步,绕圈似的,就是不动手。

“怎么,难不成一叶之秋的叶秋害怕我不成?”他笑嘻嘻地说,倒是不怕破功。

我也对他笑笑,看着他明晃晃的眼睛,不知怎么的忽然就想到少年时代的陶轩还有沐秋。只是我一个闪神,对面黄少天突然一蹬地板就过来了,没有一点声息掌风却凛冽地很。我侧过身要躲开,果不其然他就忽然一个折身回来要拿我。我其实留着后手防着他呢,眼看着小朋友反倒是要被我擒住,他也精得很直接一个滑步行云流水似的逃开了。

他脚不离地下盘稳健,显然只是在试探而已。人家手下留情,我自然是要做点场面功夫的,就冲他笑了笑,那小朋友眉毛一挑,也咧着嘴笑了一下,手上换了个架势,手指都绷紧了。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线头那个笑触到这小家伙神经了,心里暗叫一声要糟,果不其然就在眨眼的功夫他就像是突然跑起来的豹子似的一下子扎到我面前来,掌风又快又急倒像是狂风里的芭蕉叶片似的盛满了噼啪风雨。

我没那么多玲珑主意,只好见招拆招,他打拳过来我就用掌风推开,手掌袭来就捉他手腕,来来回回几个回合一时间竟分不出个高低上下来。

嗯?你问我紧不紧张?当然紧张,我又不是神仙,那小孩儿用的招数波诡云谲,太极八卦手黑都不及这你来我往。大概也是因此,现在回想起来,我当时好像就觉得整个屋子里就只剩下我俩了,明晃晃的灯亮不过他的眼睛,外头的大风全在他手掌心里。这不是什么肉麻话,只是一点后怕的话。

只可惜黄少天终究还是个小孩儿,没几个回合被我一个崩拳砸中手掌心后猛地退了好几步,似是已经有了退意,我本想摆出个前辈架势来说句到此为止,没想到那小孩突然脚下步法一变,喜鹊似的脚尖一点地身子跟着一旋,眼看着就活生生扭了路线又朝我冲来了。

我知道,他是眼睛毒,看出我要松懈就立刻反咬一口回来。

我说不清那一瞬间我到底是惊讶还是惊叹,反应过来前我的身体已经下意识地捉住了他的小臂要把他摔开,可这小朋友一咬牙愣是蹬地干脆接着我的力道越过了我的身体。

他的事情我向来是说不清楚的,这个我也不例外,我只记得他睁大眼睛抿着嘴唇俯瞰着我的脸,咱俩贴得很近,鼻尖对着鼻尖,我的手刚松开他的小臂,而他的掌风则是已经开始酝酿。

不过片刻的事情,我却觉得好像是过了很久很久,久到下一回合他再袭来时,我甚至觉得空气都有点久违。

后来我问过黄少天那天他使的这招叫什么,他笑嘻嘻地说,叫燕飞,关键是下盘功夫,一点地要恰到好处,多一份就要被摔出去、少一份则是要立刻吃满一嘴泥。我挑了挑眉头问他为了练这一手小时候到底吃了多少泥巴,他就要这筷子恶狠狠地瞪我。

这些是后话,在这些后话里,他给我说了不少六十四手里招式的名字,大都很旖旎,有些甚至都有些诗人做派,什么折桂剪柳的,但这些加起来统统都抵不过一个令我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招式——我输给黄少天的那一招。

说回那一天,小朋友渐渐落了下风,但还算不屈不挠,我战得其实也不轻松,时时刻刻都得提防着他。他实在是太擅长抓住机会,不过几个回合我就差点着了他的道过,不得不防。于是这过招就陷入了僵局,黄少天也是知道的,他虽然是个练家子,但到底年纪还小,体力上定是熬不过我这青壮年的,于是一咬牙干脆放手一搏。

他的出招速度越来越快,我也不得不以快打快,我本是多用防招,此时也不得不抢攻,纤毫转息的变数都容不得,我是知道的。然而我还是低估了黄少天,用掌把他震开推往那张摆满了点心的桌子后他竟然接力踏着桌缘远远跳回来又是与我拉扯,这番交手动静就大了些,屋子里施展不开就焦灼着绕上了檐廊,小朋友接着栏杆扶手跳来跳去,多少让我有点头痛。

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吧,我想,这小朋友以后多半是个人物,老魏肯定震不住他的,凭他这身手,怕是再过两年也是个一时无两的俊杰人物。我准备开始扫尾,但黄少天忽然也不躲,反过来扣着了我的手腕,我侧过掌摆出劈砍的架势,他眼睛猛地一眯然后直接甩开了我的手,这动作是突然来的,前头他一早瞄准的落脚点就有点不合适了,只好手一撑栏杆,竟然是要往楼下跌的样子。

其实我是知道的,他跌下去,以他的身手也绝没什么大碍,可那一瞬间我就是忍不住要去拉他,这一拉就失去了上风,小朋友眼睛一亮,还没彻底长开的手不轻不重地扣着我的手腕,硬生生在半空里跟我交换了个身位后用手背拍到我两边的肩膀上。

我就这么掉下去,一脚踩在楼梯上,吱呀一声,好好的欧洋榉木当中就这样有了道细痕。

周围一点声息都没有,探头出来的姑娘们的耳坠香粉把整个金楼的灯光都镀上了流光溢彩,而我抬头就看见黄少天那小子坐在栏杆上,四平八稳,一只手还扶着雕花,下巴一抬冲我笑笑,愣是把周围的光全都比下去了。

日后他告诉过我,那一天,他最后这一手叫藏锋,是个收招,六十四手里最精巧难得的就是这么一手,他其实还差得远。

 

TBC


评论(5)
热度(45)

© 外出罰站 | Powered by LOFTER